<var id="3jjlp"><video id="3jjlp"><th id="3jjlp"></th></video></var>
<progress id="3jjlp"></progress>
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返回目录 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

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_第10章

小说: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作者: 夏悠然 更新时间:2018-07-28 23:35:02

; “社长,你说的很有道理!怪不得我纳闷呢,他为什?#31383;?#25105;们视为仇人似的。”q赞同地点着头又问,“那天你看到king的真面目了吗?他真就是殷月辉吗,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把他交给警察揭发他的一切罪行!”
  “没?#23567;!?#25105;遗憾地摇了摇头,“他当时蒙面,根本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。我只能确定的就是他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和冰蓝色的眼睛。如果以相貌来判断的话,根本无法把殷月辉定为犯人。”我垂头丧气,刚才的推断全被自?#21644;?#32763;。
  我们两同?#32972;?#40664;,一下子房间里安静得可怕。
  “我想到了!”半晌q突然大叫一声。
  我拉拢着脑袋,像根腌过的黄瓜,“怎么了?”
  “社长,这很可能是伪装!你忘了king最擅长的就是仪容术,你所看到?#30446;?#33021;全是假象!银色的头发冰蓝色的眼睛那么特别可能是故意?#24597;?#22823;家的视线呢。”q拉着我的手大声说,脸上闪闪发光。
  “?#22253;。?#25105;怎么没想到。”我睁大了眼睛慌然大悟。king就是king,做得这?#26149;?#26080;留情!
  “可是他不是学生会长吗?为什么要偷学生会的东西?”q又提出一个新的疑问。
  我想了想说:“这就是他的狡猾之处!他故意把?#24674;?#23384;放在保险箱里的水晶拿出来然后再偷走它,这样他就可以据为己?#26657;?#24182;且谁都不会怀疑到他头上。而且我们不是还查到了学校有一个宝库嘛,水晶就是开启圣罗兰宝库的钥匙呀。殷月辉很可能是想把宝藏也据为己?#23567;!?
  “有点道理啊,社长!可是那天他和king不是都出现了吗,这你有没有想过?”
  “但他们没有同?#32972;?#29616;啊,king走了之后殷月辉才出现的,然后king回来时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俩站在一起,反正就是king出现了殷月辉就不见了,殷月辉出现了king就不见了,这可能不是巧?#22799;亍!?#25105;越来越觉得这里面问题很大。
  “?#22253; !眖也在我面前如?#21453;?#20284;的点着头。
  “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,一会扮演king一会又抓king,而且他如果是king为什么最后还要救社长你呢?”
  “本来是没有人会怀疑到他的,因为他已经成功地?#24597;?#20102;大家的视线。但是我的出现是他计划中没有的,如果把我抓住就会打乱他的所有计划。说?#27426;?#25105;会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证词呢。这是他的狡诈之处!”我捶着拳义愤填膺。
  “?#22253;〃D―”
  可是?#24674;?#36947;为什么,在内?#32435;?#22788;,我并不希望king就是那个讨厌的殷月辉……
  但我很快就?#39068;?#20010;念头甩出脑袋,侦探办案时,是不能带有个人感情的。
  我斗志高昂地说:“那我们就把殷月辉锁定为第一嫌疑目标,密切观察殷月辉的一举?#27426;?#20915;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”
  “是,社长!”q挺直了上半身,严肃地行了个军礼。
  “璎珞,q快下来看我的新发明!”老爸愉悦的声音从楼下传来。
  ?#24674;?#36947;他又发明什么奇怪东西了,我叹了口气穿上拖鞋和q下了楼。老爸迫不及待地站在楼梯口,脸上挂着神采飞扬的笑容。
  “璎珞,q这次我可是发明了一个了不起的东西,你们看到后?#27426;?#20250;很吃惊的!”
  “不会又是什么自己会吐牙膏的牙膏管,会唱歌的马桶,会咬?#35828;拿?#25226;手吧!”我干笑了两声。对于老爸的发明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,说起来还真是一部血泪史。
  老爸曾发明的那支牙膏管可把我搞得灰头土脸的,?#30475;?#21047;牙它就是不吐牙膏,然后当我气得要死时,它就适?#32972;?#25105;脸上吐上一坨。而那只会唱歌的马桶,半夜上厕所总是被它吓个半死。还有那个会咬?#35828;拿?#25226;手更是不要?#30423;耍?#19981;咬陌生人专咬自己人,我?#30475;?#24320;门都被咬得很?#25671;?
  唉――
  “啊!不是!这次的东西是专为侦探和警察发明的!”老爸神神秘秘的,笑得眼睛周围的皱纹都能夹死飞过的蚊子了。
  “真的吗?”我和q?#24049;闷?#22320;凑过去,“为我们发明的呀,到底是什么,不要卖关子了快拿出来!”
  ?#26114;?#22079;!”老爸得意地笑了笑,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表,炫耀地晃来晃去,“噔噔噔噔!快瞧,会吐蜘蛛网的手表!”
  我从他手里抢过手表,?#38391;?#22320;翻来覆去打量。可是就算我把眼睛睁到极限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,就一块金属外壳的银色手表,看上去和一般的手表没什么区别啊?
  “啊!这块手表能够吐出最多能同时网住五个?#35828;?#34584;蛛网,这网的黏度极强,被网住后休想逃?#36873;!?#32769;爸在一边口沫横飞地解释着。
  “哦!”我恍然大悟,“那怎么让它吐网呢?”
  “啊!按那个凸起来的按钮。”老爸指了指说。
  “这个吧!”我摸到了手表侧边的按钮按了下去。
  “嗖”的一声一道白色物体从手表侧飞了出来,然后张开成为一张大网。
  “啊!”老爸看到那张直扑向他的网,吓得眼球突出寒毛倒立,连尖叫声都走了音。那张网不负众望地一把把他包?#20284;?#26469;。
  老爸咕噜一声滚倒在地,?#27426;险?#25166;着:“快放开我啊!快放开我啊!”
  奈?#25991;?#32593;韧性极强,不管怎么挣扎拉扯都?#27426;稀?
  “真的很厉害啊!”我望着手里闪闪发光的手表赞叹。这?#25105;欢?#33021;抓到king了!
  “当然厉害了,是我发明的嘛,不过先把我放出?#31383; ?#32769;爸四脚朝天地倒在地上,满头大汗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。
  q蹲在他面前拉扯着网说:“r博士,我们要怎么弄破网放你出来呢?”
  老爸喘着粗气说:“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用盐水融化它。”
  q拿来了一盆盐水,网一碰到盐水果然就像碰到高浓度的盐酸一样融化。老爸如释重负地站?#20284;?#26469;,理着身上的衣服说:“下次喷网时可要对准了。”
  3
  这之后我和q就时刻跟踪殷月辉,等他露出狐狸尾巴。
  中午餐厅人头攒动,刚烤好的面包和?#25937;?#30340;香味,飘散在混合着阳光以?#29240;?#29289;的味道?#30446;?#27668;?#26657;?#35753;人垂涎欲滴。
  餐厅里有着粉蓝色的墙壁,墙壁上挂着金色线条?#30446;?#26684;,框内四周围着一圈花边,中间衬?#26376;?#33394;东方织锦。椅子和餐桌全镀着金边,描绘着繁复的花藤,一切都精致得无可挑剔。在这里永远都是春天,春天的味道会沁入你的内?#32435;?#22788;。真的是非常不可?#23478;欏?
  殷月辉一个人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一张桌子边,虽然餐厅?#36127;?#25380;满了人,但那里?#26149;?#23433;静。他半靠在椅子上喝着咖啡,和他形影不离的雪狼趴在他大腿上,阳光从彩绘玻璃窗泻进来,给他们镀了一层五彩斑斓的薄纱,那美丽怡然的景象真是让人觉得在旁边呼吸都是?#24674;?#20149;渎。
  他的外表还真能欺骗大众,要不是我知道他恶魔的本性还真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呢,但现在我已经对他完全免疫了。
  我和q坐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上,由植物做着掩护,嘴里吃着?#25937;?#21644;色拉,眼睛却是一刻不移地盯着他。
  我想象着他穿上一身银灰色礼服戴上银色眼罩和银色假发的样子……他和king还真的蛮像呢!
  他真的就是king吗?
  “我们跟了好几天了,没什么特别发现啊。”q塞了满口的色拉,说起话来口齿不清。
  “要是这么容易被发现,那他就不可能是king了。”我边和烤面包战斗边说,一双眼睛凌厉地望着不远处的殷月辉。
  “说得也对。”q点?#35828;?#22836;,往嘴里又塞了一口色拉。
  “会长,会长――”突然一阵凄厉的尖叫由远而近地传来,我和q转头看到?#24674;弧?#30333;老鼠”横冲直撞地跑进餐厅朝这个方向跑来。
  殷月辉两条清秀的眉毛蹙?#20284;?#26469;,不?#22836;?#22320;抬起头,那只“白老鼠”?#35828;?#39184;桌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会,会长……那个……糟糕了……king……”
  听到king不光是殷月辉连我们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全身细胞都警觉?#20284;?#26469;。
  “king怎么了?”殷月辉放下雪狼,站起身抓着那只“白老鼠”的肩头迫不及待地问。
  “king,king又发来了预告信!”
  什么!我惊讶地张大了嘴,刚塞进嘴巴的面包掉到了桌上。
  那只“白老鼠”把一封白色的信和一张?#33050;?#20132;到殷月辉手?#26657;?#27575;月辉拆开信封看着信上的内容。我再也坐不住跑过去一把夺过殷月辉手中的信。
 
首页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

香港最准一肖中特
<var id="3jjlp"><video id="3jjlp"><th id="3jjlp"></th></video></var>
<progress id="3jjlp"></progress>
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video id="3jjlp"><th id="3jjlp"></th></video></var>
<progress id="3jjlp"></progress>
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<cite id="3jjl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3jjlp"><strike id="3jjl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3jjlp"></var>
11运夺金计划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套利 拉萨按摩体验 查询时时彩历史数据 广州按摩上门个人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都有什么 可以赚钱的游戏捕鱼 玩大小单双的押注技巧 喊数字游戏21规则